2018-05-16

联合丽格第一医院专家杨大平为反黑针公益行动发声

杨大平

近两年,关于医美的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,女性遭受非法医美受害的案件和报道也越来越多,致残、致伤、致死......一桩桩血琳琳的惨案都让我们触目惊心,近日,行业领衔发布的《中国地下医美反...

  近两年,关于医美的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,女性遭受非法医美受害的案件和报道也越来越多,致残、致伤、致死......一桩桩血琳琳的惨案都让我们触目惊心,近日,行业领衔发布的《中国地下医美“反黑针”白皮书》更是赤裸裸的揭露了这一切的真相。


  01追美历程花样百出

  为了变美,诸多的爱美人士可谓是花样百出,急切的求美心理让他们丧失了基本的判断,无良商家更是抓住了消费者的盲目心理,诸多“一流整形机构”平地而起,在市场上如鱼得水。以下受害者的经历,更是印证了这些。

  白领丽人面目全非,全因无知惹的祸:

  媛媛(化名)是一位上班的白领,数得上行业里的英人物,平时做事雷厉风行,丝毫不差。没想到因为一次小小的举动,让她之后的生活天翻地覆。

  因为平时交往的圈子都是经济能力不差,对生活品质有所要求的人,免不了经常有朋友晒图去了哪里玩,去参加了什么宴会,随时附上漂亮的自拍。久而久之,让媛媛心里觉得更不是滋味。

  媛媛:可能你们理解不了这种感受,人嘛总是不满足的,拥有的越多就会想要的更多。我就是对自己的外貌不够自信,特别是跟闺蜜一起出去玩的时候。

  去的诊所不大,装修的挺简单,医生对我也比较热情,我皮肤比较松弛嘛,看着特别显老,医生就帮我在脸颊打了一针,说是可以紧致肌肤,可以年轻10岁呢。过程也挺快的,大概也就十来分钟吧”。

  “当时也没有多在意这个事情,既然是朋友介绍的,就觉得没什么问题了,没考虑太多,打完就回家了,看后面排队的人还挺多的,”媛媛说道。


  这大概也是多数人的共性,朋友间的信任,看起来专业资深的医生,便让自己义无反顾上了手术台。

  但是打完一个月的时候,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,患者自述道。脸上出现很多小的红的血印的点,摸着有点硬硬的。过一阵好了一点,也就没在意了。大概又过了几个月,脸突然开始过敏,用什么都过敏。直到去年,情况越来越严重,整张脸全部肿胀,疼痛难忍。

  身体的疾病始终让她无法正常的生活,她从来不敢直视旁人的目光,用长发紧紧遮着自己的脸,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。生活带来她的不止物质上的折腾,还有神上的折磨,一眼望不到边的黑暗。

  如今的她还在积的接受治疗,她希望这场噩梦能早点过去,可以活得像个正常人一样。一位曾经的白领丽人,人人都羡慕的行业英,就因为自己的无知和急切的变美心理,承受了武断的灾难与痛苦,只能让人默默哀叹。


  女大学生网购玻尿酸,再难重见光明:

  芳芳(化名)是一位在校的大学生,今年20岁。每天看新闻电视上都有很多整形的广告,看着周围同学都这么漂亮,自己便萌生了整形的想法。去了整形医院咨询打一针玻尿酸竟要5000多,自己自然拿不出这么多钱,但变美的心情却越来越强烈,她实在不想再多等一天,恨不得一觉醒来自己就焕然一新。

  再三思索下,芳芳便上网搜索,在某电商平台买了一剂玻尿酸和一支医用针剂,仅花了600多元钱,通过卖家发来的教学视频,自己在额头处完成了注射,当场血管栓塞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后来在母亲的陪同下到医院就诊,医生说芳芳眼睛复明的希望不是很大,因为自行注射的药剂严重损害了视神经,母亲当场抱着孩子痛哭。
 

  这样的案例从来都没有停止,多少人由于无知,缺乏基本的医疗知识而造成了终身的悔恨。据《“反黑针”白皮书》显示,目前我国奥美定手术受害者已突破100万,每天都有可能有一位你身边的人遭遇这样的黑医美。

  02权威专家发声,痛心疾首告诫受害者

  对此,著名面部年轻化专家、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、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、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技术院长杨大平教授也接受访问,向我们表达了他对这种现象的看法。

  杨大 平

  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技术院长,原哈医大二院整形外科主任医师;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;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;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;著名面部年轻化专家;美国整形外科研究理事会PlasticSurgery ResearchCouncil委员;加拿大整形外科学会荣誉会员;国际美容外科学会(ISAPS)会员;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整形与重建外科分会副会长;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;中国修复重建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;国家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,中华医学科技奖二等奖1项,省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。

  作为此次“反黑针”白皮书的特邀专家,也是“反黑针”公益行动的专家团成员,杨教授对于这些受害者,更是又爱又恨,说起这些年来接诊的患者,都让他历历在目。

  “作为一名工作二十多年的整形外科医生,我从没有想过自己如今要从事这样的医学工作。整形医生的手本来是用来让患者变美的,这也是我从进入医学院开始就坚定的信念,我梦想着能帮助无数患者改变自己的外貌,能让她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,当然从业以来我也一直坚持这样的准则。”杨教授向我们表示。

  但是,近十年来,由于中国医美行业发展的越来越快,女性对于美的追求越来越强烈,导致了很多不法现象的蔓延。杨教授认为求美者应该从自己做起,只有自己,才能真正保卫的安全。美丽,不是一件草率的事情,不是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做这种医美手术的,也不是一家美容机构打着“国际、权威、进口”的名号,就可以称之为先进的医疗机构,这是对消费者的误导。而求美者竟然也对此深信不疑,这是对自己大的不负责任。

  杨教授说:“我每天都要接诊数十个这样的患者,都是来我这哭诉的。”很多求美者在面诊时,都会向杨教授诉说各种各样的奇葩求美经历,除了作为一个医生的理性判断,面对这些五花八门的求美经历,杨教授难掩悲愤之情,高呼道:你们能不能珍惜下自己的脸!这么严肃的事情,怎么能如此草率呢?

  这是一个从医数十年医生的无奈,更是他对于患者的心疼,在医生的眼里,没有谁希望每天都要面对这样的受害者,好每个人都能平安,过好自己的生活。

  此外杨教授还表示,面部微整注射跟普通的肌肉针注射有着根本区别。面部血管神经其丰富,不像臀部注射位置就是肌肉组织,所以即使是经验颇丰的医师都要很谨慎,如果是业余人士操作,更是危险万分。假如用了假冒产品,注射后可能会扩散至周围组织,并与本身的组织长到一起,一旦失败后则很难取出或取干净,这些都会发生不可逆的严重后果。

  我们更希望把这些话告诫给求美者,希望这些肺腑的言语能让数以万计的爱美者看到,变美,是一件严肃的事情,不要拿自己的脸当玩笑!

  “反黑针公益救助行动”已经开始,有不明注射物经历的受害者,请留下你的姓名、电话及注射物取出诉求,我们将会安排权威专家为您面诊! 一位黑医美受害者的自述——献给正在求美路上的你

  

往期文章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