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5-28

杨大平教授救治44岁妈妈走出近20年的奥美定深渊!

杨大平

女人爱美深入骨髓,一个女人愿意为美而付出的努力,是广大的男性同胞们所无法想象的。 照片上的姑娘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,你肯定以为她是个二十七八岁漂亮的小姐姐。其实她已经是一个10岁孩...

  女人爱美深入骨髓,一个女人愿意为美而付出的努力,是广大的男性同胞们所无法想象的。

  照片上的姑娘皮肤白皙,五官致,你肯定以为她是个二十七八岁漂亮的小姐姐。其实她已经是一个10岁孩子的母亲了,今年44岁,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。

  然而,这满脸笑容的背后却暗藏了无尽的辛酸苦难,为了恢复身体健康,她整整跟黑医美抗争了20年。

  美容院的小小注射,埋下20年的祸根

  年轻时候的她长相姣好,在老家打工的日子里,虽然没什么文化,但是凭借时髦的穿着,周围的姐妹们都亲切的称她称为“小花”。

  即便如此,她还是对自己的长相不满意,她觉得自己的脸太瘦,太阳穴有点凹,显得一脸苦相,一看就影响自己的运势,这让她对自己的长相更加不满。

  偶然的一次机会,她听朋友说现在的美容院都可以做这种面部填充手术的,好多人都在做。她一听便心动了,没有思考太多,找了当地一个小美容院,进行了她人生中第一次的微整形手术。

  回忆起当时的手术环境,王姐说:装修的挺简单,就是一张小小的手术床拉上了帘子,简单给我消毒了下就开始了。医生说很简单,只要填上就好了,效果会很好的。

  整个手术过程持续了不到30分钟,王姐分别在左右两侧太阳穴处做了玻尿酸填充,手术费不到2000元。没想到这会成为她人生中后悔的一次决定。简简单单的一句“填上就好了”成了自己噩梦的开始。

  太阳穴症状初现,求医之路一波三折

  做完手术的王姐,确实变漂亮了,脸部圆润饱满,周围的朋友都夸她变得好看了。每次照镜子,她都能开心地笑出声来。就这样过了好几年,村里的“小花”终于如愿找到了心仪的爱人,有了可爱的宝宝。

  一次去纹眉的时候,纹眉师按了按她的太阳穴,问道:“姐,你这儿是不是做过填充啊?”

  王姐随口一说“对啊,填了好多年了,效果挺好吧。”

  纹眉师接着说到:“你这填的东西不是正规的吧,摸着这么软,还有点流动。”

  谁知几句话,却让她浑身不寒而栗,自从心里便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慢慢的,她发现自己太阳穴处的症状越来越明显。手摸上去有流动的感觉,一按就凹了进去,不像正常的皮肤一样可以马上恢复原样,自己的脸也不时会有发痒、肿胀的感觉。

  由于自己也没什么文化,丈夫便在网上帮她查了好多相关的资料,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当初填的东西是有问题的,而且是国家明令禁止的——奥美定。

  一提奥美定,相信大家都很熟悉,2006年已被国家全面停止生产、销售和使用。它会毒害神经系统,损伤肾脏,对生命循环系统造成伤害,已将列为可疑致癌物之一,是定时危险炸弹。

  据《中国医美“地下黑针”白皮书》中数据显示:我国“奥美定事件受害者”已过100万,他们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苦痛折磨。

  这是多么可怕的真相!

  从那天起,王姐便开始了自己慢长的奥美定取出之路,各大医院让她问了一个遍,但是所有医院都说没办法取。连着吃过几次大医院的闭门羹后,她觉得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干脆就这样算了,反正怎么样都是过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北京有一家医院说可以给她治疗,并且承诺将她体内的奥美定全部取干净。这让她喜出望外,如同抓住了生命的后一根稻草。所以,当她躺在手术室里,被针管直接扎进太阳穴把注射物抽出的时候丝毫没有觉得奇怪。

  这次手术花费了一万多元,对于王姐来说,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了,毕竟自己是个普通人。但一想可以恢复健康,不用再承受痛苦,她仍然很开心。

  直到去年想再做填充、修复创伤的时候,做完核磁检查才知道,自己体内的奥美定根本没有取干净,所谓的针管抽取,只是无良医生的圈钱套路。

  家人成为支撑自己的之一动力

  一次次的波折,王姐被彻底击垮了,在这段难熬的日子里,她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,原本美丽的长发也开始不停地掉,觉得自己头顶随时顶着一颗雷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。

  家人的陪伴给予了她活下去之一的动力。

  “别人说的话你别听,天塌下来,有我顶着呢。”王姐的老公经常这么对她说。

  “妈妈妈妈,我觉得你是漂亮的!”

  有了老公和孩子的支持,王姐开始积地寻找医院。这一次,她吸取了前车之鉴:不仅仅是医院器材和使用药物的区别,更重要的是执刀医生的技术水平和行医道德。经过长达一年的深思熟虑,终找到了杨大平教授。

  20年噩梦终结,重拾生活信心

  经过杨大平教授的治疗,现在的王姐已经做完了第一期手术,手术非常成功,摸着自己的脸也感觉非常光滑圆润,再也摸不到流动的异物了。现在的她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,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正在忙碌的整理着货架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  作为一个过来人,王姐也想给所有正在求美路上的姑娘们说上几句话:

  我希望所有的人,无论做什么,千万别去小美容院,被贪图小便宜,把自己的脸整坏了,花钱不说,自己遭的罪是别人万万不能体会的。

  作为她的主治医生,杨大平教授也告诫广大求美者:求美者要具备足够的安全意识,谨慎识别医美机构。不明注射物的后续病变不可控,且无法100%取出来,只是低限度的把伤害降到低,畸形降到低,功能保留得更多。医美行业从业者更应当明确自己的社会责任,不要为了利益违法操作,伤害消费者。

往期文章1